雅安仁康 为您解答疾病知识

雅安仁康医院院长崔建强:寻找理想与现实的结合点

返回列表 来源: 发布日期: 2019.09.24 浏览数:

走进雅安仁康医院,首要印象便是简朴,尽管环境干净整洁、清幽怡人,但是和某些医院气派的建筑、园林相比,不得不承认它们显得些微寒酸。小型医院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医务行业立足?降低经营成本,加强服务理念,看老百姓看得起的小病,这似乎是一条低风险且行之有效的经营之路。但院长崔建强一摆手,说:“加强服务理念,让老百姓看得起病,这勿庸置疑。但是,恰恰相反,我们选择走高端路线!”

崔建强

崔建强个人档案:副主任医师、雅安仁康医院院长、雅安雅云医院院长、彭州磊落医院院长顾问、中华医学会会员、第三届四川省肾脏病学会委员、四川省第二届中西医结合肾病专委会委员。

无石不碎的碎石专家

雅云医院原为云母厂职工医院,存在着设备差、技术落后的问题,经营也处于亏损状态。崔建强说:“2005年8月,我接任雅云医院院长一职,决心把医院改造成为走高端技术路线的专科医院。”何为高端路线?——引进技术骨干,购买高科技设备,一出手就是一百多万。一百多万,对大医院也许并不算什么大手笔,但对一家尚在亏损的小型医院来说,简直就是孤注一掷的行为。但崔建强自有道理,这好比铸造兵器,虽然只有四两精钢,锤炼成薄薄的大刀就是废铁一堆,但若是铸成一把短小精悍的匕首,却能够斩金截玉。他要铸就的这把“神兵匕首”就是专攻泌尿系统结石的“体外碎石技术”。

对于有着近20年肾脏病临床经验的他来说,未来并非一盘胜负难测的博奕。1992年,他于第三军医大学肾内科研究生毕业后,进入成都军区总医院肾内科工作了10年,成为科室主要业务骨干,开发了10余项新业务新技术。2002年至2005年,又受聘于雅安中医医院,创建了肾病科,开展了血液透析及体外碎石。“可以这样说,与我多年从事的肾病研究相比,碎石技术其实只涉及到了皮毛。”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他暂时放下“肾脏病研究”这个“大西瓜”,而全心全意地去拾取“体外碎石”这颗“锈花针”呢?崔建强说:“在雅安中医院的三年临床工作中,我发现雅安的泌尿系统结石发病率比较高,大概是受本地水质的影响。在我国,结石发病率低的地方大概为2%,像广州发病率比较高,大概为15%。雅安目前没有统计数据,据我推测大概达到5%左右。仅中医院的职工及家属,我就为十余人做过体外碎石治疗。”

2004年,崔建强在中医院遇到一名来自名山茅河乡的病人——新婚不久的一位年青女子,严重贫血并发呕吐,一检查,发现双肾充满了结石,已经引发了尿毒症。以当时的技术,无法用体外碎石的方法去除结石,只有做透析或肾移植才能挽救她的生命,但这两项的开销对病人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病人选择了放弃治疗,我现在仍然记得她的名字——胡霞,也许她已经不在人世,但我还是时时想起她,因为以我现在的技术——钬激光碎石,已经达到了无石不碎的程度,是完全可以拯救她的生命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开办这样一个专科医院的原因之一。”崔建强介绍说,钬激光碎石能点石成粉,任何种类的结石都能打碎,被誉为是目前腔内碎石理想的碎石设备。它主要用于体外碎石无效和巨大结石等需要开刀手术以及开刀手术风险较大的泌尿系结石病人。腔内钬激光碎石是泌尿系结石治疗史上的又一次革命。雅安仁康医院于2007年11月耗资一百多万元引进的钬激光及配套设备是当时雅安市还没有的钬激光碎石设备。该套设备引进后已使很多疑难结石患者免除了开刀手术之苦,深受欢迎。

在采访过程中,时逢一名患者需要做检查,崔建强亲自上阵,我们也因而得见了神奇的体外碎石机。在治疗室里,崔建强一边操作仪器为病人检查,一边颇为自豪地告诉我们:“体外冲击波碎石机的发明是结石治疗史上的一次重大革命,与CT、核磁共振一起被誉为当代医学三大新技术。它的神奇之处就在于隔着皮肤就能将体内的结石打碎,而不伤人体的正常器官。”说着,他将双掌向前一推,摆了个武功的POSE,“这就好比武侠小说里高深的内功——九阳真经!”

当医生需要理想与激情

当我们要求崔建强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个性特点时,他略一沉思,扶了一下眼镜架,从容回答:“自信。自从从事医务事业以来,从来没有失败过,这也许就是我自信的基础所在。”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答案本身就充满了自信的力量。

早在1982年,出生于天全县的崔建强就考上了泸州医学院,当年天全考上大学本科总共才7人。1987年,大学毕业当年,他参加了研究生考试,报考了“感染与免疫”专业,因该专业当时十分热门,他虽然上了分数线,却未被录取。导师爱惜人才,劝他选择另外的专业,却被他一口回绝。“我的理想总是十分清晰,如果没有达到既定目标,就要重新努力,而非退而求其次。”于是他回到天全县医院内科工作,经过两年的临床工作,有了新的目标——报考第三军医大学肾内科硕士研究生,钻研肾脏病学。尽管家人都反对他放弃县医院的“金饭碗”,他依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求学之路。

不难看出,崔建强的身上富有浓郁的知识份子式的理想主义色彩,这在医患关系出现严重信任危机的今天,的确难能可贵。“我出生在农村,母亲一直体弱多病,自幼我常常陪她到医院看病,所以在我心目中,医生是一项神圣的职业。工作二十多年来,我自问的确做到了用实际行动来维护这一神圣感。”在成都军区总医院工作期间,他先后多次到北京医科大学、南京军区总医院等地进修,十余次参加国际、全国、全军及全省肾脏病学术会议,发表论文26篇,多次获军区优秀论文奖。“当医生永远不会失业,但是要当一个好医生,那肯定需要理想与激情。我一直认为,无论经济结构如何改变,医院发展的核心竞争力量只能是技术。身为医生,如果没有理想和激情,就不可能花心思钻研技术,必然流于浮躁,最后导致急功近利。”崔建强表示,至今每年仍会不定期到全国各地学习进修。对于技术,不求最好,只求更好。

改善医患关系需要沟通

经营医院,医疗纠纷几乎是件不可避免的麻烦事。但崔建强仍然用自信的口吻告诉我们:“从2005年出任雅云医院院长,2007年兼任仁康医院院长顾问以来,两家医院没有发生过一起医疗事故。”

“虽然要承认部分医生存在医德问题,但是整个社会对医生的理解还是不够。这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不少同行甚至不赞成自己的子女进入这个行业。”说到这个问题,崔建强的口气显得略为沉重,“但是医疗纠纷升级,最终伤害到的还是患者。比如给有的病危患者做手术,70%的可能会失败,但还有30%的希望。很多医生却在这30%的可能性面前却步了,为什么?因为害怕出事。于是病人从一个医院转到另一个医院,时间就是生命,30%的希望就这样流失了。”

如何改善医患关系?选择的途径就是加强医患之间的沟通,崔建强认为加强沟通的主要责任还是在于医院。“我个人一向非常重视科普宣传。实事求是地说,泌尿系统结石如果发现得早,治疗是非常简单的,在我们医院,直径1厘米以下的结石只需800元治疗费用,是全市第一家体外碎石低于千元收费的医院。我在中医院工作期,曾经因为肾结石,一个月摘除过7个肾。为什么?因为病人对结石病缺乏认识,往往到结石阻塞了整个肾脏,引发更严重的一系列肾病才到医院就医。还有不少病人盲目使用中药排石,中药排石一般适用于直径在0.5厘米左右的外形圆滑的结石。我曾遇一输尿管结石患者,服用排石液两年之久,花费五千多元,结石没排除还加重了原有的肾积水,最后采用体外碎石,一次治愈。如果患者能及时与医生沟通,不仅不会浪费财物,也会免受肉体的折磨。”崔建强指出,在雅安,农村结石发病率及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市区,这也是因为农村患者对结石病缺乏认识,并且极少定期做健康检查的原因。他表示,雅云和仁康医院近期将到全市各个乡镇进行义诊,免费做B超检查,早期发现结石患者,为防止泌尿系结石做点工作。

为了消除患者的顾虑,医院还对病人做出三点承诺:一、结石打不下来,全额退款;二、复查做黑白B超全免费;三、一年内同一部位结石复发,免费碎石治疗。“对于手术后的患者,我们实行24小时随叫随到的服务,只要患者感觉不舒服,就可以打电话给我们咨询,要求检查、治疗。虽然如此,这种服务还是被动型的。有的病人手术后不再感觉疼痛,就对病情麻痹大意,忽略必要的术后检查。事实上,不痛往往并不代表病愈,有时反而是病情加重的表现。针对这种情况,我们还建立了相应的患者档案,主动定期回访,追踪患者术后情况,从各个环节杜绝医疗事故发生的可能。” 

崔建强自信,一所对患者负责的医院绝大多数医疗纠纷时可以避免的。加强沟通,正是一个医务工作者的个人理想与社会现实医疗环境的关键结合部位。为了加强与患者的沟通,更好地宣传科普知识,他还将在雅安日报开辟肾病专栏,向大众传播相关知识,并解答读者的疑问。“希望我个人对肾脏病的研究,能为广大市民分忧,尽一份绵薄之力。”

咨询热线

400-6070-666